首页  »  经典激情  »  未開發的後花庭
未開發的後花庭

事情发生在我跟萱交往一个月时,那晚我跟萱两个人庆祝交往一个月,跑到铃的别墅去喝了几杯酒,萱不胜酒力当场睡死,我则是被铃贯道醉她才放我回家。

“恶……好想吐”我一面呜著嘴,一面走进电梯。

忽然!一个中年女走进电梯,成熟的女人味扑鼻而来,让我有一种神魂颠倒的感觉,她对我笑了笑,哇!好美!!

电梯移动后,她站在我旁边,我偷偷打量她:长长的秀发、瓜子脸、迷人的眼睛加上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睛眨压眨的,透露出她聪颖的感觉、胸前两个大肉团,我想跟萱差不多(C)、24吋的腰、屁股丰满的快撑破她穿的短裙、身高大约168、年约30。

正在大饱眼福时,电梯一个大震动,她整个人往我这撞过来,把我压在地上,灯也随之熄灭,,电梯不动了,我想是停电吧,突然手摸到软软的东西,感觉好像是女人的胸部,正在疑惑的时候……

“啪!”我埃了一掌!

“抱……抱歉。”我赶紧道歉。

“你想干什么?”她的声音不像是台湾人!?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这是怎么回事?”她从我身上爬起来,有些慌张的问我。

“停电吧,我想……”

“停电,喔……不,我女儿还家里等我,停多久?”她问我。

“你等等!”我按下紧急钮。“为……请问是警卫室吗,请问是不是停电了?”

“是的,请耐心等候,我们马上恢复功电。”

“开玩笑,听你的声音我就知道要很久了!”我心里不高兴的想。

“会停多久?”

“很久。”我昏昏的说。

“不会吧,奈奈还在等我回家耶!”

“奈奈?你女儿名子好奇怪,几岁了??”我对眼前的女人有了很大的兴趣。

“她18岁了,我们是日本人。”她说。

“日本!?”

“嗨!”她用日语说。

“18岁了,不用太担心啦!”我不解她为什么紧张。

“不……不是的,她有一种奇怪的病。”

“怪病?”

“嗯!她的病不容许她照射阳光久,所以她的身体很弱,我好担心她会害怕……呜呜……”挖哩咧……哭了,我最怕女人哭了。

“她一定会照顾自己的你不要太担心了!”我赶紧安慰她。

“嗯……”她停止哭泣。

“对了,我住九楼,是位大学生,目前19岁,你叫我鹰就可以了!”我自我介绍道。

“九楼!?”

“是的。”

“我们也住九楼说,我叫细川美绿今年39岁,叫我绿子吧!”

“绿子……阿姨,你39!!那奈奈你说她多少!?”本想叫她绿子就好,想想不太好所以赶紧补上阿姨两个字。

“18,我21岁就生她了!”

“好年轻的妈妈喔!!”我讶异的说。电梯里安静了一会。

“对了,鹰,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可以阿,我能力范围内一定帮。”我大声的说。

“能不能请你教奈奈中文?”

“啊!?”

“是啊,教她中文,我们才到台湾几天而已,我以前来过台湾,会说中文,但是奈奈她不会阿!”

“这没问题!”我高兴的说。

“太好了!一星期上四天可以吗?我白天不用上班,你可以来吗?啊!你是大学生喔,白天要上课,不行吧?至于薪水……”绿子突然批哩芭拉的说的一堆。

“不用了,只要阿姨跟我……”我赶紧乌著嘴,好在电梯停电,她看不见我的丑态,因为我刚刚碰到她的奶子时,鸡巴已经涨起来了。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耶?你想要多少尽管说。”绿子笑笑的甜美声音让我有一种受不了想冲上去插插她的穴穴止痛的感觉。

“我是读夜间部的,白天帮爸爸做事,我请个假就行了!”

“太好了,阿哩阿多。”

“啊!?”

“谢谢啦!”

“你说日与我听不太懂!”萱喝一灌就躺了,铃喝了二十几罐。

“你还好吧!”绿子担心的问。

“没事,喝了些酒,抓抓兔子就没事了!”

“抓兔子,哪来的兔子??”

“没事没事!!”

“来吧,我帮你擦擦。”

“谢了!”

说完,我感觉到绿子靠了过来,这时候的我躺在地上难过的说不出话来,她把我的头枕在她的大腿上,我感觉到她柔软大腿,哇!弹性真好,我的鸡巴更适用力的往上顶了顶,她帮我擦了擦嘴。

“好点没!?”

“嗯……好多了!”

“碰……”

“……!?”

“!?’电梯动了。

到了九楼,她跟我说了她家的位置后,要我明天就来,我当然答应阿,进了家门,一看时间,挖咧!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半夜12点整了,我跟绿子两个被关了一个多小时。

隔天中午我带着不安的心情走道绿子家门口,按了电铃。

“叮东……”

“碰碰碰……”一阵跑步声。

“绿子吗?”我想。

门开了,但开门的人却不是绿子,而是一个穿着睡衣白白净净的可爱小女生,我被她的可爱吸住了,盯着她看。

“啪!”门被关起来了。

“……!?”正当我被她的动作弄得一头雾水时。

“啊啊……真是抱歉!”绿子从我后面突然出现。

“……!阿……阿姨,你吓到我了啦!”不用说,我的鸡巴又12点致敬了。

手里拿着一盘水果跟果汁,笑笑的从我后面把盘子放在桌子上,胸部无意间贴在我的背上,让我的心差点从口里跳出来,我赶紧问奈奈说:“那我说的话你听的懂吧?”

奈奈害羞的点点头。

“鹰,我可以多麻烦你一件事吗?”绿子突然问我。

“喔!……可以阿,什么事?”我问。

“教奈奈游泳!”

“啊!?”

“她还不会游泳阿!”

“喔喔……可以阿!”

“妈咪,你说什么啊……?”奈奈好奇的问绿子

“我请哥哥教你游泳阿!”

“!?……”奈奈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我,我听不懂日语,但从奈奈的眼神看来,因该是为了我要教她游泳的事而看我。

“好了,我不打扰你们了,奈奈,你要听哥哥的话喔!”奈奈点点头,绿子又看了看我,才走出门,反手把门带上。

怪怪,她今天作的事让我的心里有些毛毛滴。

“你叫什么名子,因该不会叫奈奈吧?”我问奈奈。

“细川香奈。”她小声的说。

“喔喔!那……我们上课吧!”

上了两个小时的课,中间休息了十分钟,让我累的半死,不过奈奈看起来比我还累,她的发音老是不准,如:“您”她说成“泥”,“上课”说成“赏个”等等……,把我弄得哭笑不得,但是看她努力的样子,我也不敢笑出来,认真的教,结果是我们两个都累挂了,我走出房门的时候,“波”奈奈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

“真是辛苦了,她的发音不太好对吧?”绿子脸色凝重的问我。

“还不错,至少她有心学啊!”我笑笑的说。

“那就好噜,我本来怕她会不喜欢你,看来是不会,过来坐阿!”绿子笑笑的比著沙发,我走了过去坐在绿子旁边。

“真是抱歉,才认识两天就要你帮这么多忙。”

“不会啦!奈奈很乖,阿姨也对我很好阿!”

“但是你真的不收钱?”

“当然噜!”

“那阿姨送你一个礼物当作薪水好了!”

“啊!不用了……”我还没说完,绿子已经亲了过来,一只手也放到鸡巴上抚摸了。

“怎么了,不喜欢阿姨当礼物吗?”绿子用一种很妖媚的眼神看着我。

“我……”

“不喜欢的话,那我走了!”说完转身站了起来。

“我喜欢。”我赶紧抓住她的手。

“……”绿子有些吓到,我把她拉进我的怀里,亲吻她,一只手在她的小腹上抚摸,另一只手则伸到胸部上搓揉。

“嗯嗯……好舒服喔!阿……阿姨好喜欢。”绿子笑了笑,靠了过来亲我,我也把舌头伸近她嘴里玩弄她的杏舌,手更是不停的在她的胸部上玩,还伸进她的性感睡衣里玩乳头,一下捏,一下转,一下子又拉拉,乳头没两下就被我玩的立起来,小腹上的手也开始下滑并伸进睡衣里探索女人最神秘的地方,开始搓搓她的阴蒂,手指有时还故意插进去些,弄得绿子在我身上扭来扭去,嘴里不断发出:“哦哦……喔……嗯嗯……舒……舒服喔……哦哦……啊啊……”

“阿……阿姨好喜欢……哦哦哦……嗯嗯……”

“阿姨,太大声了,奈奈会起来的。”我想起房里的奈奈。

“叫我绿子吧!”绿子不管我。

“嗯……嗯……喔喔……嗯嗯……啊……啊……哼……”

“好舒服……我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喔喔……嗯嗯……”

“啊啊啊……插……插伸点……嗯嗯………阿阿,妹……妹妹想要了,嗯嗯嗯……啊啊……”我慢慢的把裤子脱开,露出已涨道不行的鸡巴。

“啊……好大……插进去一定很舒服………啊啊啊……”

我趁她说话不注意时,大力的插进的湿湿的穴穴里,轻轻滴抽送,有时还插到花心上转转,弄得淫水从穴穴里大量流出,把沙发弄得一摊湿。

“啊啊……好棒喔……喔喔……啊啊啊……”

“啊啊……啊……好……好舒服……插伸点……”

“哦……哦哦……啊啊……啊!”

绿子突然一阵抽续,从子宫深处喷出了阴精,我感龟头上一阵热热的,赶紧换口气,憋注不射,大力的顶进穴穴深处。

“哦哦哦……”绿子软在我身上,我轻轻滴咬她的乳头,一面慢慢的抽插穴穴,绿子的穴穴不像是生过一个的穴,紧度可以说是被开苞的少女似的,平常一定很少背插,我突然大力的插,次次顶上花心,绿子则是大声的淫叫,配合著我的动作摇动屁股。

“啊……啊啊……嗯嗯哼……好……好棒喔……插……插破穴穴了……啊啊……”

“嗯嗯嗯……哦哦舒……舒服阿!”

这时候!我感觉到有一双眼睛盯着我们,我顺着眼看过去,发现奈奈躲在门缝中偷看!!

“好妹妹,奈奈在偷看呢!”

我小声的跟绿子说,绿子先愣了一下,随后更加大声更加大力的摇动。

“啊啊啊……妹妹好舒服喔……哥哥插的好舒服喔……嗯嗯……”

“嗯嗯嗯……啊啊啊……哥哥……妹……妹妹又要泄了……啊啊……啊……”

我看绿子这样,也就跟着大力的插,一面偷偷观察奈奈的反应,突然穴穴里一阵收缩,随后一股阴精喷到龟头上,我在也受不了,大力的顶了几下,“啪啪啪……”精液全射进子宫里去了。

“呼呼呼……”我大口吸几口气,绿子突然从我身上站起来,往奈奈的房间走去。

“……”我心里一阵紧张,绿子推开门,奈奈躺在床上的安安稳稳的,绿子轻轻的走过去,帮她盖好被子后就走出来。

“鹰……你太多心了!”她笑了笑。

“嗯!”我顺着绿子说。

“你有女友吗?”

“有阿!她叫黄梦萱。”

“明天……可以请她来吗?”

“啊!?”

“奈奈还没有泳衣,我想明天请你跟女友带她出去走走。”

“她不是不能晒太阳吗?”我讶异的问。

“有防晒乳液阿!”绿子说到。

早上一起床我就打给萱,要她过来陪我买东西,萱当然答应,谁知道她到的时候我去接她时。

“为……小鸡,不准欺负我妹妹喔!”铃开着她那台奔驰送萱来。

“好啦……用不着你管!”说完,拉着萱就跑。我这时才看清楚萱她今天穿了一件满宽大的T雪,从她的袖口都可以看见一半的粉红色胸罩了,不过下面就穿了件牛仔裤。

“鹰……我们去买什么……”萱好奇的问。

“买泳衣,女生的。”

“我有了耶??”萱不解的问我。

“不是帮你买,其实是邻居要我带她女儿去买的,你会不生气阿?”我担心她会生气。

“不会阿,那女生几岁阿?”

“18岁。”

“哇!你偷吃妹妹啦……呜呜呜……”萱哭着说。

“啊……对……对不起啦,我们不去了,好不好?”

我赶紧安慰她,免的她抓狂找铃来k我。她吵架炒不赢我时,就会找铃帮她,铃就会找保镳来……

“被骗了吧!”萱突然对我说,挖咧!她根本没哭吗?!

我带她到绿子家,“叮东……”,门开了。

“啊!鹰,你来啦,等我一下,先进来坐坐,旁边是你女友吗??好可爱喔!”绿子一开门见是我,就跟我说了一堆的话,萱也被绿子夸的脸红了。

进了家门,绿子到了杯水给我,请萱跟她进了奈奈房间,过了一会,萱走了出来。

“怎样,阿姨找你进去坐什么阿?!”我好奇的问。

“……”不说话。

“萱……怎么噜!”我过去抱抱她,她却轻轻的推我,我以为她在跟我玩,更是大力抱紧她,过的一会她就不动了,正当我想下去亲亲她时,绿子带着奈奈出来了,疑!?奈奈的胸部好像变大了!?

“鹰……你抱着奈奈干么!?”从房间出来的奈奈问我。

“……!?”

“你是萱。”我比著从房间出来的奈奈,我赶紧把怀里的萱头擡起来,挖哩咧,奈奈她跟萱长的完全一样,难怪我一直觉得奈奈的脸我在哪见过,原来是跟我可爱滴婆婆长的一样,连身高、举止都几乎一样……

只见奈奈被我抱的脸都红了,我张著嘴愣在那。

“哈哈哈……”

“……!?”绿子跟萱哈哈大笑,我尴尬的说不话来。

“鹰,这样不行喔!”绿子说。

“当着女友的面前抱其他女生还叫她的名子……”

“阿姨,没关西啦,鹰他还搞不清楚咧。”萱笑笑的说,看来她完全不在乎我跟其他女生在一起,真是怪。

就这样,我带着一对双胞胎到附近的购物广场去买泳依,一路上还不停闹出笑话:有一次萱跟奈奈一起进更衣室,出来一个,我原以为是奈奈,结果却是萱,害我被骂说怎么不理她;后来她们一起进厕所,有了前车之鉴,先出来的我二话不说就抱,谁知道是奈奈,后来我想到了一个好方法,看胸部!

我婆婆的胸部较大,而奈奈的较小,所以每每她们两个一起出现时,我看看胸部就知道了,(谁知奈奈才18岁,过了一年她19岁时,胸部竟然也跟萱一样大了,那时候我真的完全分不出来了,有了这方法虽然高兴,但老是被萱骂说色狼……

中午好不容易买到奈奈喜欢的泳衣,我们打了通电话跟绿子说,顺便去吃冰,看到萱跟奈奈有说有笑,都不理我,我这男生只好乖乖的把整盘冰吃完才回家。

“辛苦了,来,进来休息一下吧!”绿子说。

“呼……好累喔!”萱坐在沙发上,我走过去想坐下时,奈奈却已经坐在萱旁边了,两个又开始聊天,我完全被冷落了。

“看你跟奈奈那样谈的来,又长的那么像,我看你们结成干姊妹好了!”绿子说。

“好啊!”萱高兴的答应了。

“可是阿姨不就成我干妈妈噜?”萱看着绿子说。

“嗯嗯!”绿子点点头:“那萱是姐姐搂。”

“不是。”

“为什么?”

“还有铃,她是我干姐姐,所以我是二姐。”萱害羞的低下头去。

“喔喔!”绿子用日语说给奈奈听,奈奈也一付高兴的样子,我完全没说话的余地。

她们三个聊到三点多,奈奈累到睡着在沙发上:“鹰,麻烦你把奈奈抱进房好吗?”

“嗯!”我把奈奈抱起来,感觉到一股淡淡的少女香,让我呼吸加快,她的小胸部也随她的呼吸一上一下,我边看一边把她送进房里,出来后才发现萱跟绿子不见了,我只好坐下来看电视,想起刚刚奈奈的睡脸,我的鸡巴竟然涨起来了。

“不行,她还是18岁的小女生,我怎么可以对她有非分之想!”我大力的往头上打两下。

忽然绿子房间里传来一阵娇喘:“啊啊……妈,我好舒服欧!”

“……!?”

我偷偷走过去打开一些,哇!绿子竟然把萱脱的一衣不剩的,还把她放在床上抚摸著阴蒂,把萱玩的哀声连连。

“进来巴!鹰!”绿子说到,原来她知道我在外面……

我走了进去,见萱已经动情,两眼茫茫的望着我。

“鹰……啊啊……”我府身下去亲吻她的阴蒂,用舌头轻轻滴划过小缝,萱的身体抖了一下,绿子则是站了起来脱衣服,我的手也往上去,在萱的乳头上玩弄,绿子脱玩也加入战局,她用舌头来回舔著萱的乳头,我则是专心的用嘴清理萱的小穴。

“嗯嗯……啊啊啊……嗯嗯嗯……喔喔……”萱的淫声越来越大,我突发奇想,用舌头慢慢伸进萱的屁眼里。

“啊啊……屁……屁屁痒……鹰,别欺负我拉!!”

我才不理她,舌头继续伸去,手指挖进穴穴找G去,绿子往萱的脖子亲去,用舌头舔她的脖子,有时亲亲萱粉粉的脸颊,有时舔舔耳后跟。

“萱……我的干女儿……放松点,这样才会更快了喔!”绿子像是性爱老师一样教导萱,萱的身体果然放松许多。

“哼哼……嗯嗯……啊啊……”

萱突然用脚夹住我的头,用力的把我的头往她的穴穴挤去,“呜呜……”我呼吸不来,只好咬她的阴唇。

“啊!!”萱大叫一声,正想骂我,我赶紧整个脸黏到阴部上继续刚刚的动作。

“哦哦哦……”萱又是一声大叫,绿子则趁这机会把舌头伸进萱的嘴里。

“嗯嗯……”

“嗯嗯……”两人沈醉在舌吻的温存里,我的舌头不停,但手却往绿子的阴部摸去。

“啊啊!”当我摸到时,绿子叫了出来,随后又把屁股往我这靠,我的手就差进她的穴穴里搅动,另一只手则是找到萱的G点,努力的柔,舌头在萱未开发的后花庭里舔来舔去。

“嗯嗯嗯……啊啊……哦哦……”

“啊啊啊……嗯哼……嗯嗯……”两个女人的淫声不断。

这时候!我又发现门背打开了,因为我进门时把门关了起来但没锁,一定又是奈奈躲在门后偷看,我这次不打算跟绿子说,绿子完全沈净在性爱中,不像上次有注意到,也不打算跟我婆婆说……我打算演一出疯狂的性爱画面给奈奈看……

打定主意,现在要做的就是把绿子跟萱玩到疯,而且要插到她们喊救命,我要她们躺下,阴部对准门口,一手一个,在穴穴里搅弄。

“嗯嗯……喔喔……嗯哼……哥……哥哥……妹妹好舒服喔……”

“啊啊……哦哦……哼哼……嗯嗯……”

我忍着鸡巴的涨痛,心里想着想着先把她们玩到泄。我趴下去,一下亲萱的乳头,一下又亲绿子的,偶尔也咬咬,双手同时找到G点,拚命去搓揉。

“嗯嗯嗯……啊啊……”

萱不敌这样玩弄,竟然被我玩到潮吹了,只见一条细细的水柱从萱的穴穴里射出,把床单弄得一摊湿,另一边的绿子也被我玩到淫声越叫越大,我见绿子还没泄,就全力按住G点,轻轻滴压揉。

“哦哦哦……啊……”绿子身体一阵抽续,软了下来……她也泄了。

看见两个美妙的肉体躺在自己眼前,我反而不知该先插谁了:萱的穴穴紧又有弹性,每每让我的鸡巴爽的要死,而且都吃的刚刚好,就好像是天生跟我的鸡巴是一对的;绿子的也不输,但毕竟生过一个,松了些,但是比起萱,绿子的功力比较深,她的技巧比萱好些。正当我犹豫不决时。

“先帮你婆婆吧!”绿子看穿了我的心事,要我先帮萱止痒。

“可是……”我还是有些犹豫。

“别可是了,你看你婆婆。”指著萱,萱已经半梦半醒的,腰部不时往上艇。

“女生太昏就不好玩了喔!”绿子说。

“嗯!”

我盘腿坐了起来,轻轻滴抱起萱,绿子则再后面把鸡巴对准“扑”大鸡巴一插到底,让原本已经半昏的萱当场又活了起来。

“啊啊……鸡巴插进来了……嗯嗯……哦哦哦哦……啊!?”

绿子把手指插进了萱的屁眼里,把萱弄得哇哇大叫(之前我也插手只进去过,不过不是很深),我感觉到萱的穴穴急诉夹紧,让我的快感倍增不少,最靠过去亲亲萱的乳头,绿子则是一边玩萱的屁眼一边自慰:“嗯嗯……哦哦……啊啊啊……”

“嗯哼……啊啊……嗯嗯……喔喔……哦哦哦……”

“哦哦……乖女儿的屁眼夹的妈妈手好紧阿!”

绿子边自卫边说,萱只是用力的摇着她的腰配合我的抽插一面呻吟:“啊啊啊……喔喔……嗯哼……哦哦哦……”

“啊啊啊……哥……哥哥……妹妹不行了……啊啊啊……”

萱说完一阵抽续,从穴穴深处射出阴精,随后虚脱在我身上,我把她放在床上,轻轻滴爱抚,让她从高潮后的韵味中慢慢睡去。

在一边的绿子看萱已经睡着了,忍不住拉的我,她躺在床上,两腿大开朝上举,露出整个水水的穴穴,刚好对准门口,奈奈一定看见了自己出生的地方,我也不怜惜的鸡巴一对准就大力顶进。

“嗯啊……好舒服喔………大……大力点!”

“喔喔喔……嗯嗯……啊啊啊……好老公……好老公插死妹妹了……嗯嗯……”

“哦哦……嗯嗯嗯……啊……嗯嗯……”我压着绿子的肩膀让她躲不开,并且用力的往下压,鸡巴更是大力的往花心顶去。

“喔喔……啊啊啊……嗯……嗯哼……哦哦哦……”我伏身下去亲吻绿子,手也松开去玩乳头。

“啊啊啊……哼……好……好老公……妹妹快……”

我不等她说完,拉住她的手往我的方向拉,让鸡巴更是插进子宫口,我感觉到鸡巴已经到极限了,用力的顶进穴穴深处。

“哦哦哦……啊啊……”一阵大叫,绿子跟我双双喷出阴精跟精液,绿子也软床上一副满足样,我跟刚刚一样,轻轻抚摸著到绿子睡着……

看绿子睡着后,我起身往门口走去,就听到:“碰碰碰……啪!……砰砰!!”

哈哈,原来奈奈从头看到尾,想跑还摔倒,我走到客厅,奈奈的门是半开的,走进去,发现奈奈躺的好好的,看不出来刚刚看了一服春宫画的小女生可以这么冷静,我走过去坐在她床上,奈奈的身体抖了很大一下,轻轻滴摸摸她的脸。

虽然她装睡装的很像,但是还适喘了起来,我站了起来,发觉奈奈的眼角有眼泪,让我忍不住蹲下去亲她的脸,她的脸好红、好热,但是我赶紧离开了,我担心会发生不好的事。

“谁知到后来还是发生……”

我回到客厅,觉得好累,躺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隔了几天,星期六,绿子要我跟萱带奈奈去游泳。

我带着两姊妹到家里的游泳池教她们,绿子则是在泳池边监督,但她还是换上泳衣,三点试外加她的身材,让我差点喷鼻血,泳池里的男人全看着她,但她一点也不介意,反倒是很认真的监督,让我这老师不敢松懈,也把萱跟奈奈两只旱鸭操个半死。

两个小女生也吃了不少水,到后来因为奈奈的体力比较不好,游到一半差点溺水,绿子才说休息明天在学,萱跟奈奈才回家休息,这时泳池也差不多要休息了(下午到六点,晚上7点继续到十点),原来不知不觉我们游了一下午,但绿子却想游泳,她刚刚完全没碰水,以我在这住了五年,在我的要求下,管理员也就让我继续游噜。

等到泳池没人时,绿子才开始游。

她的泳姿实在是美的没话说,让我觉得她为什么不自己教奈奈会比较好。

看着看着,我的鸡巴忍不住又翘起来了,赶紧跳到水里,想冷却一下,谁知道绿子游了过来,二话不说就往鸡巴抓下去。

“阿阿……痛阿!”我叫到。

“嘿嘿……又在想坏事了喔!”

绿子笑笑的说,手下更是不留情的抓着鸡巴左右上下的动来动去。

“因为阿姨的泳姿太诱人了咩。”

“小色狼。”我的手开始在她的胸部上摸来摸去,一边亲吻着她柔柔的嘴唇,她的手也不停的在上下套弄,我等不及她动情,手伸下去我跟她的泳裤脱了,鸡巴一对准就插。

“哦哦……要死啊……阿姨还没湿耶!”绿子哀叫到。

“没关西拉,这里水多的是。”我把她按到泳池边,采九浅一深的方法先让绿子进入状况,其实不用太久,因为泳池的水帮了忙,绿子两三下就进入了状况内,摇著腰配合著我的动作。

“啊啊啊……哦哦………嗯哼……啊啊……”我的手伸上去玩弄乳房,一面改采大力顶进的方法,把绿子玩的淫声传片整个泳池。

“哦哦哦……啊啊……嗯嗯……哦哦……”我抱着她往旁边慢慢移。

“……!?哦哦……鹰你要干么……嗯哼……嗯嗯嗯……啊啊啊……”

我找到了我要的东西(出水孔),我把绿子的屁屁扒开,把肛门对准,这样一来出水孔的水就往绿子的屁眼贯进。

“啊啊啊……!”绿子穴穴里一阵收缩,阴精喷到了我的龟头上。

“阿嗯……嗯嗯哼……喔喔喔……啊啊啊……”

绿子整个软在我身上,我故意插到花心上去,轻轻滴扭扭屁股,龟头就在穴穴里转阿转的,把绿子弄得痒的跟我求到:“鹰……快插穴,别玩了!”

“插什么?”我装作没听间。

“插爆绿子的穴穴……啊啊啊……”

我不等她说完就已经大力插,绿子也从刚刚的高潮韵味中在次慢慢冲上顶峰。

“啊啊……啊嗯……嗯嗯……喔哦……喔哦哦……嗯哼……啊啊啊……”

“啊啊……哦哦哦……啊啊……啊!”

绿子整个身体抽续著,第二次冲上高潮,而我呢……嘿嘿,没射,我打算……

“绿子……我……我想……”

“嗯……?”绿子有气无力的回我。

“我想玩你的屁眼!”

“这……这……可以是可以,答应阿姨不要太用力,我是第一次玩后花园!”

“我也是,我会很小心的,痛要说喔……”我很高兴绿子愿意跟我玩肛交,但我也不愿意把她玩的半死。

我轻轻滴在绿子耳边说些色情的话,一边亲亲她的耳朵让她放松心情,一边把她的屁股往两边称开,鸡巴微微的砥柱肛门,先轻轻的试插一下。

“啊!”绿子马上叫了一声。

“痛吗?”我赶紧停下。

“不……只是怪怪的。”绿子的脸却骗不了我,一富忍痛的样子让我不忍心马上冲进屁屁里,龟头有一半已经挤进去了,我忍着想大力插的冲动,在绿子身上爱抚。

“嗯嗯……喔……好舒服……鹰,在试试。”我听了,就大力的往直肠插进。

“啊啊……痛阿!”

绿子翻了白眼躺在我身上昏了过去,我只好轻轻滴在她紧到不行的后花园里抽送,一面抚摸她,过了一会,绿子悠悠的醒来。

“鹰……你坏死了,跟你说要清点吗……”

绿子撒娇的说,我见她没事,才放下心中的石头,鸡巴也随之插的更深、更用力。

“哦哦……啊啊啊……好舒服!”绿子很快的进入肛交的快感里。真不敢相信!!

“啊啊啊……嗯嗯……”她抖了一下,大概是泄了,但我还插在肛门里,她已经没力气了,只好轻轻滴抽插,肛门的温度跟凉凉的水成了助性的工具,一冷一下热,大约抽插了百下左右,一股力量冲了上来,我大力的顶进肛门里。

“嗯……啊啊啊……”绿子大叫一声,我的精液也再这时后全射进她的直肠……

事情发生在我跟萱交往一个月时,那晚我跟萱两个人庆祝交往一个月,跑到铃的别墅去喝了几杯酒,萱不胜酒力当场睡死,我则是被铃贯道醉她才放我回家。

“恶……好想吐”我一面呜著嘴,一面走进电梯。

忽然!一个中年女走进电梯,成熟的女人味扑鼻而来,让我有一种神魂颠倒的感觉,她对我笑了笑,哇!好美!!

电梯移动后,她站在我旁边,我偷偷打量她:长长的秀发、瓜子脸、迷人的眼睛加上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睛眨压眨的,透露出她聪颖的感觉、胸前两个大肉团,我想跟萱差不多(C)、24吋的腰、屁股丰满的快撑破她穿的短裙、身高大约168、年约30。

正在大饱眼福时,电梯一个大震动,她整个人往我这撞过来,把我压在地上,灯也随之熄灭,,电梯不动了,我想是停电吧,突然手摸到软软的东西,感觉好像是女人的胸部,正在疑惑的时候……

“啪!”我埃了一掌!

“抱……抱歉。”我赶紧道歉。

“你想干什么?”她的声音不像是台湾人!?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这是怎么回事?”她从我身上爬起来,有些慌张的问我。

“停电吧,我想……”

“停电,喔……不,我女儿还家里等我,停多久?”她问我。

“你等等!”我按下紧急钮。“为……请问是警卫室吗,请问是不是停电了?”

“是的,请耐心等候,我们马上恢复功电。”

“开玩笑,听你的声音我就知道要很久了!”我心里不高兴的想。

“会停多久?”

“很久。”我昏昏的说。

“不会吧,奈奈还在等我回家耶!”

“奈奈?你女儿名子好奇怪,几岁了??”我对眼前的女人有了很大的兴趣。

“她18岁了,我们是日本人。”她说。

“日本!?”

“嗨!”她用日语说。

“18岁了,不用太担心啦!”我不解她为什么紧张。

“不……不是的,她有一种奇怪的病。”

“怪病?”

“嗯!她的病不容许她照射阳光久,所以她的身体很弱,我好担心她会害怕……呜呜……”挖哩咧……哭了,我最怕女人哭了。

“她一定会照顾自己的你不要太担心了!”我赶紧安慰她。

“嗯……”她停止哭泣。

“对了,我住九楼,是位大学生,目前19岁,你叫我鹰就可以了!”我自我介绍道。

“九楼!?”

“是的。”

“我们也住九楼说,我叫细川美绿今年39岁,叫我绿子吧!”

“绿子……阿姨,你39!!那奈奈你说她多少!?”本想叫她绿子就好,想想不太好所以赶紧补上阿姨两个字。

“18,我21岁就生她了!”

“好年轻的妈妈喔!!”我讶异的说。电梯里安静了一会。

“对了,鹰,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可以阿,我能力范围内一定帮。”我大声的说。

“能不能请你教奈奈中文?”

“啊!?”

“是啊,教她中文,我们才到台湾几天而已,我以前来过台湾,会说中文,但是奈奈她不会阿!”

“这没问题!”我高兴的说。

“太好了!一星期上四天可以吗?我白天不用上班,你可以来吗?啊!你是大学生喔,白天要上课,不行吧?至于薪水……”绿子突然批哩芭拉的说的一堆。

“不用了,只要阿姨跟我……”我赶紧乌著嘴,好在电梯停电,她看不见我的丑态,因为我刚刚碰到她的奶子时,鸡巴已经涨起来了。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耶?你想要多少尽管说。”绿子笑笑的甜美声音让我有一种受不了想冲上去插插她的穴穴止痛的感觉。

“我是读夜间部的,白天帮爸爸做事,我请个假就行了!”

“太好了,阿哩阿多。”

“啊!?”

“谢谢啦!”

“你说日与我听不太懂!”萱喝一灌就躺了,铃喝了二十几罐。

“你还好吧!”绿子担心的问。

“没事,喝了些酒,抓抓兔子就没事了!”

“抓兔子,哪来的兔子??”

“没事没事!!”

“来吧,我帮你擦擦。”

“谢了!”

说完,我感觉到绿子靠了过来,这时候的我躺在地上难过的说不出话来,她把我的头枕在她的大腿上,我感觉到她柔软大腿,哇!弹性真好,我的鸡巴更适用力的往上顶了顶,她帮我擦了擦嘴。

“好点没!?”

“嗯……好多了!”

“碰……”

“……!?”

“!?’电梯动了。

到了九楼,她跟我说了她家的位置后,要我明天就来,我当然答应阿,进了家门,一看时间,挖咧!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半夜12点整了,我跟绿子两个被关了一个多小时。

隔天中午我带着不安的心情走道绿子家门口,按了电铃。

“叮东……”

“碰碰碰……”一阵跑步声。

“绿子吗?”我想。

门开了,但开门的人却不是绿子,而是一个穿着睡衣白白净净的可爱小女生,我被她的可爱吸住了,盯着她看。

“啪!”门被关起来了。

“……!?”正当我被她的动作弄得一头雾水时。

“啊啊……真是抱歉!”绿子从我后面突然出现。

“……!阿……阿姨,你吓到我了啦!”不用说,我的鸡巴又12点致敬了。

手里拿着一盘水果跟果汁,笑笑的从我后面把盘子放在桌子上,胸部无意间贴在我的背上,让我的心差点从口里跳出来,我赶紧问奈奈说:“那我说的话你听的懂吧?”

奈奈害羞的点点头。

“鹰,我可以多麻烦你一件事吗?”绿子突然问我。

“喔!……可以阿,什么事?”我问。

“教奈奈游泳!”

“啊!?”

“她还不会游泳阿!”

“喔喔……可以阿!”

“妈咪,你说什么啊……?”奈奈好奇的问绿子

“我请哥哥教你游泳阿!”

“!?……”奈奈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我,我听不懂日语,但从奈奈的眼神看来,因该是为了我要教她游泳的事而看我。

“好了,我不打扰你们了,奈奈,你要听哥哥的话喔!”奈奈点点头,绿子又看了看我,才走出门,反手把门带上。

怪怪,她今天作的事让我的心里有些毛毛滴。

“你叫什么名子,因该不会叫奈奈吧?”我问奈奈。

“细川香奈。”她小声的说。

“喔喔!那……我们上课吧!”

上了两个小时的课,中间休息了十分钟,让我累的半死,不过奈奈看起来比我还累,她的发音老是不准,如:“您”她说成“泥”,“上课”说成“赏个”等等……,把我弄得哭笑不得,但是看她努力的样子,我也不敢笑出来,认真的教,结果是我们两个都累挂了,我走出房门的时候,“波”奈奈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

“真是辛苦了,她的发音不太好对吧?”绿子脸色凝重的问我。

“还不错,至少她有心学啊!”我笑笑的说。

“那就好噜,我本来怕她会不喜欢你,看来是不会,过来坐阿!”绿子笑笑的比著沙发,我走了过去坐在绿子旁边。

“真是抱歉,才认识两天就要你帮这么多忙。”

“不会啦!奈奈很乖,阿姨也对我很好阿!”

“但是你真的不收钱?”

“当然噜!”

“那阿姨送你一个礼物当作薪水好了!”

“啊!不用了……”我还没说完,绿子已经亲了过来,一只手也放到鸡巴上抚摸了。

“怎么了,不喜欢阿姨当礼物吗?”绿子用一种很妖媚的眼神看着我。

“我……”

“不喜欢的话,那我走了!”说完转身站了起来。

“我喜欢。”我赶紧抓住她的手。

“……”绿子有些吓到,我把她拉进我的怀里,亲吻她,一只手在她的小腹上抚摸,另一只手则伸到胸部上搓揉。

“嗯嗯……好舒服喔!阿……阿姨好喜欢。”绿子笑了笑,靠了过来亲我,我也把舌头伸近她嘴里玩弄她的杏舌,手更是不停的在她的胸部上玩,还伸进她的性感睡衣里玩乳头,一下捏,一下转,一下子又拉拉,乳头没两下就被我玩的立起来,小腹上的手也开始下滑并伸进睡衣里探索女人最神秘的地方,开始搓搓她的阴蒂,手指有时还故意插进去些,弄得绿子在我身上扭来扭去,嘴里不断发出:“哦哦……喔……嗯嗯……舒……舒服喔……哦哦……啊啊……”

“阿……阿姨好喜欢……哦哦哦……嗯嗯……”

“阿姨,太大声了,奈奈会起来的。”我想起房里的奈奈。

“叫我绿子吧!”绿子不管我。

“嗯……嗯……喔喔……嗯嗯……啊……啊……哼……”

“好舒服……我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喔喔……嗯嗯……”

“啊啊啊……插……插伸点……嗯嗯………阿阿,妹……妹妹想要了,嗯嗯嗯……啊啊……”我慢慢的把裤子脱开,露出已涨道不行的鸡巴。

“啊……好大……插进去一定很舒服………啊啊啊……”

我趁她说话不注意时,大力的插进的湿湿的穴穴里,轻轻滴抽送,有时还插到花心上转转,弄得淫水从穴穴里大量流出,把沙发弄得一摊湿。

“啊啊……好棒喔……喔喔……啊啊啊……”

“啊啊……啊……好……好舒服……插伸点……”

“哦……哦哦……啊啊……啊!”

绿子突然一阵抽续,从子宫深处喷出了阴精,我感龟头上一阵热热的,赶紧换口气,憋注不射,大力的顶进穴穴深处。

“哦哦哦……”绿子软在我身上,我轻轻滴咬她的乳头,一面慢慢的抽插穴穴,绿子的穴穴不像是生过一个的穴,紧度可以说是被开苞的少女似的,平常一定很少背插,我突然大力的插,次次顶上花心,绿子则是大声的淫叫,配合著我的动作摇动屁股。

“啊……啊啊……嗯嗯哼……好……好棒喔……插……插破穴穴了……啊啊……”

“嗯嗯嗯……哦哦舒……舒服阿!”

这时候!我感觉到有一双眼睛盯着我们,我顺着眼看过去,发现奈奈躲在门缝中偷看!!

“好妹妹,奈奈在偷看呢!”

我小声的跟绿子说,绿子先愣了一下,随后更加大声更加大力的摇动。

“啊啊啊……妹妹好舒服喔……哥哥插的好舒服喔……嗯嗯……”

“嗯嗯嗯……啊啊啊……哥哥……妹……妹妹又要泄了……啊啊……啊……”

我看绿子这样,也就跟着大力的插,一面偷偷观察奈奈的反应,突然穴穴里一阵收缩,随后一股阴精喷到龟头上,我在也受不了,大力的顶了几下,“啪啪啪……”精液全射进子宫里去了。

“呼呼呼……”我大口吸几口气,绿子突然从我身上站起来,往奈奈的房间走去。

“……”我心里一阵紧张,绿子推开门,奈奈躺在床上的安安稳稳的,绿子轻轻的走过去,帮她盖好被子后就走出来。

“鹰……你太多心了!”她笑了笑。

“嗯!”我顺着绿子说。

“你有女友吗?”

“有阿!她叫黄梦萱。”

“明天……可以请她来吗?”

“啊!?”

“奈奈还没有泳衣,我想明天请你跟女友带她出去走走。”

“她不是不能晒太阳吗?”我讶异的问。

“有防晒乳液阿!”绿子说到。

早上一起床我就打给萱,要她过来陪我买东西,萱当然答应,谁知道她到的时候我去接她时。

“为……小鸡,不准欺负我妹妹喔!”铃开着她那台奔驰送萱来。

“好啦……用不着你管!”说完,拉着萱就跑。我这时才看清楚萱她今天穿了一件满宽大的T雪,从她的袖口都可以看见一半的粉红色胸罩了,不过下面就穿了件牛仔裤。

“鹰……我们去买什么……”萱好奇的问。

“买泳衣,女生的。”

“我有了耶??”萱不解的问我。

“不是帮你买,其实是邻居要我带她女儿去买的,你会不生气阿?”我担心她会生气。

“不会阿,那女生几岁阿?”

“18岁。”

“哇!你偷吃妹妹啦……呜呜呜……”萱哭着说。

“啊……对……对不起啦,我们不去了,好不好?”

我赶紧安慰她,免的她抓狂找铃来k我。她吵架炒不赢我时,就会找铃帮她,铃就会找保镳来……

“被骗了吧!”萱突然对我说,挖咧!她根本没哭吗?!

我带她到绿子家,“叮东……”,门开了。

“啊!鹰,你来啦,等我一下,先进来坐坐,旁边是你女友吗??好可爱喔!”绿子一开门见是我,就跟我说了一堆的话,萱也被绿子夸的脸红了。

进了家门,绿子到了杯水给我,请萱跟她进了奈奈房间,过了一会,萱走了出来。

“怎样,阿姨找你进去坐什么阿?!”我好奇的问。

“……”不说话。

“萱……怎么噜!”我过去抱抱她,她却轻轻的推我,我以为她在跟我玩,更是大力抱紧她,过的一会她就不动了,正当我想下去亲亲她时,绿子带着奈奈出来了,疑!?奈奈的胸部好像变大了!?

“鹰……你抱着奈奈干么!?”从房间出来的奈奈问我。

“……!?”

“你是萱。”我比著从房间出来的奈奈,我赶紧把怀里的萱头擡起来,挖哩咧,奈奈她跟萱长的完全一样,难怪我一直觉得奈奈的脸我在哪见过,原来是跟我可爱滴婆婆长的一样,连身高、举止都几乎一样……

只见奈奈被我抱的脸都红了,我张著嘴愣在那。

“哈哈哈……”

“……!?”绿子跟萱哈哈大笑,我尴尬的说不话来。

“鹰,这样不行喔!”绿子说。

“当着女友的面前抱其他女生还叫她的名子……”

“阿姨,没关西啦,鹰他还搞不清楚咧。”萱笑笑的说,看来她完全不在乎我跟其他女生在一起,真是怪。

就这样,我带着一对双胞胎到附近的购物广场去买泳依,一路上还不停闹出笑话:有一次萱跟奈奈一起进更衣室,出来一个,我原以为是奈奈,结果却是萱,害我被骂说怎么不理她;后来她们一起进厕所,有了前车之鉴,先出来的我二话不说就抱,谁知道是奈奈,后来我想到了一个好方法,看胸部!

我婆婆的胸部较大,而奈奈的较小,所以每每她们两个一起出现时,我看看胸部就知道了,(谁知奈奈才18岁,过了一年她19岁时,胸部竟然也跟萱一样大了,那时候我真的完全分不出来了,有了这方法虽然高兴,但老是被萱骂说色狼……

中午好不容易买到奈奈喜欢的泳衣,我们打了通电话跟绿子说,顺便去吃冰,看到萱跟奈奈有说有笑,都不理我,我这男生只好乖乖的把整盘冰吃完才回家。

“辛苦了,来,进来休息一下吧!”绿子说。

“呼……好累喔!”萱坐在沙发上,我走过去想坐下时,奈奈却已经坐在萱旁边了,两个又开始聊天,我完全被冷落了。

“看你跟奈奈那样谈的来,又长的那么像,我看你们结成干姊妹好了!”绿子说。

“好啊!”萱高兴的答应了。

“可是阿姨不就成我干妈妈噜?”萱看着绿子说。

“嗯嗯!”绿子点点头:“那萱是姐姐搂。”

“不是。”

“为什么?”

“还有铃,她是我干姐姐,所以我是二姐。”萱害羞的低下头去。

“喔喔!”绿子用日语说给奈奈听,奈奈也一付高兴的样子,我完全没说话的余地。

她们三个聊到三点多,奈奈累到睡着在沙发上:“鹰,麻烦你把奈奈抱进房好吗?”

“嗯!”我把奈奈抱起来,感觉到一股淡淡的少女香,让我呼吸加快,她的小胸部也随她的呼吸一上一下,我边看一边把她送进房里,出来后才发现萱跟绿子不见了,我只好坐下来看电视,想起刚刚奈奈的睡脸,我的鸡巴竟然涨起来了。

“不行,她还是18岁的小女生,我怎么可以对她有非分之想!”我大力的往头上打两下。

忽然绿子房间里传来一阵娇喘:“啊啊……妈,我好舒服欧!”

“……!?”

我偷偷走过去打开一些,哇!绿子竟然把萱脱的一衣不剩的,还把她放在床上抚摸著阴蒂,把萱玩的哀声连连。

“进来巴!鹰!”绿子说到,原来她知道我在外面……

我走了进去,见萱已经动情,两眼茫茫的望着我。

“鹰……啊啊……”我府身下去亲吻她的阴蒂,用舌头轻轻滴划过小缝,萱的身体抖了一下,绿子则是站了起来脱衣服,我的手也往上去,在萱的乳头上玩弄,绿子脱玩也加入战局,她用舌头来回舔著萱的乳头,我则是专心的用嘴清理萱的小穴。

“嗯嗯……啊啊啊……嗯嗯嗯……喔喔……”萱的淫声越来越大,我突发奇想,用舌头慢慢伸进萱的屁眼里。

“啊啊……屁……屁屁痒……鹰,别欺负我拉!!”

我才不理她,舌头继续伸去,手指挖进穴穴找G去,绿子往萱的脖子亲去,用舌头舔她的脖子,有时亲亲萱粉粉的脸颊,有时舔舔耳后跟。

“萱……我的干女儿……放松点,这样才会更快了喔!”绿子像是性爱老师一样教导萱,萱的身体果然放松许多。

“哼哼……嗯嗯……啊啊……”

萱突然用脚夹住我的头,用力的把我的头往她的穴穴挤去,“呜呜……”我呼吸不来,只好咬她的阴唇。

“啊!!”萱大叫一声,正想骂我,我赶紧整个脸黏到阴部上继续刚刚的动作。

“哦哦哦……”萱又是一声大叫,绿子则趁这机会把舌头伸进萱的嘴里。

“嗯嗯……”

“嗯嗯……”两人沈醉在舌吻的温存里,我的舌头不停,但手却往绿子的阴部摸去。

“啊啊!”当我摸到时,绿子叫了出来,随后又把屁股往我这靠,我的手就差进她的穴穴里搅动,另一只手则是找到萱的G点,努力的柔,舌头在萱未开发的后花庭里舔来舔去。

“嗯嗯嗯……啊啊……哦哦……”

“啊啊啊……嗯哼……嗯嗯……”两个女人的淫声不断。

这时候!我又发现门背打开了,因为我进门时把门关了起来但没锁,一定又是奈奈躲在门后偷看,我这次不打算跟绿子说,绿子完全沈净在性爱中,不像上次有注意到,也不打算跟我婆婆说……我打算演一出疯狂的性爱画面给奈奈看……

打定主意,现在要做的就是把绿子跟萱玩到疯,而且要插到她们喊救命,我要她们躺下,阴部对准门口,一手一个,在穴穴里搅弄。

“嗯嗯……喔喔……嗯哼……哥……哥哥……妹妹好舒服喔……”

“啊啊……哦哦……哼哼……嗯嗯……”

我忍着鸡巴的涨痛,心里想着想着先把她们玩到泄。我趴下去,一下亲萱的乳头,一下又亲绿子的,偶尔也咬咬,双手同时找到G点,拚命去搓揉。

“嗯嗯嗯……啊啊……”

萱不敌这样玩弄,竟然被我玩到潮吹了,只见一条细细的水柱从萱的穴穴里射出,把床单弄得一摊湿,另一边的绿子也被我玩到淫声越叫越大,我见绿子还没泄,就全力按住G点,轻轻滴压揉。

“哦哦哦……啊……”绿子身体一阵抽续,软了下来……她也泄了。

看见两个美妙的肉体躺在自己眼前,我反而不知该先插谁了:萱的穴穴紧又有弹性,每每让我的鸡巴爽的要死,而且都吃的刚刚好,就好像是天生跟我的鸡巴是一对的;绿子的也不输,但毕竟生过一个,松了些,但是比起萱,绿子的功力比较深,她的技巧比萱好些。正当我犹豫不决时。

“先帮你婆婆吧!”绿子看穿了我的心事,要我先帮萱止痒。

“可是……”我还是有些犹豫。

“别可是了,你看你婆婆。”指著萱,萱已经半梦半醒的,腰部不时往上艇。

“女生太昏就不好玩了喔!”绿子说。

“嗯!”

我盘腿坐了起来,轻轻滴抱起萱,绿子则再后面把鸡巴对准“扑”大鸡巴一插到底,让原本已经半昏的萱当场又活了起来。

“啊啊……鸡巴插进来了……嗯嗯……哦哦哦哦……啊!?”

绿子把手指插进了萱的屁眼里,把萱弄得哇哇大叫(之前我也插手只进去过,不过不是很深),我感觉到萱的穴穴急诉夹紧,让我的快感倍增不少,最靠过去亲亲萱的乳头,绿子则是一边玩萱的屁眼一边自慰:“嗯嗯……哦哦……啊啊啊……”

“嗯哼……啊啊……嗯嗯……喔喔……哦哦哦……”

“哦哦……乖女儿的屁眼夹的妈妈手好紧阿!”

绿子边自卫边说,萱只是用力的摇着她的腰配合我的抽插一面呻吟:“啊啊啊……喔喔……嗯哼……哦哦哦……”

“啊啊啊……哥……哥哥……妹妹不行了……啊啊啊……”

萱说完一阵抽续,从穴穴深处射出阴精,随后虚脱在我身上,我把她放在床上,轻轻滴爱抚,让她从高潮后的韵味中慢慢睡去。

在一边的绿子看萱已经睡着了,忍不住拉的我,她躺在床上,两腿大开朝上举,露出整个水水的穴穴,刚好对准门口,奈奈一定看见了自己出生的地方,我也不怜惜的鸡巴一对准就大力顶进。

“嗯啊……好舒服喔………大……大力点!”

“喔喔喔……嗯嗯……啊啊啊……好老公……好老公插死妹妹了……嗯嗯……”

“哦哦……嗯嗯嗯……啊……嗯嗯……”我压着绿子的肩膀让她躲不开,并且用力的往下压,鸡巴更是大力的往花心顶去。

“喔喔……啊啊啊……嗯……嗯哼……哦哦哦……”我伏身下去亲吻绿子,手也松开去玩乳头。

“啊啊啊……哼……好……好老公……妹妹快……”

我不等她说完,拉住她的手往我的方向拉,让鸡巴更是插进子宫口,我感觉到鸡巴已经到极限了,用力的顶进穴穴深处。

“哦哦哦……啊啊……”一阵大叫,绿子跟我双双喷出阴精跟精液,绿子也软床上一副满足样,我跟刚刚一样,轻轻抚摸著到绿子睡着……

看绿子睡着后,我起身往门口走去,就听到:“碰碰碰……啪!……砰砰!!”

哈哈,原来奈奈从头看到尾,想跑还摔倒,我走到客厅,奈奈的门是半开的,走进去,发现奈奈躺的好好的,看不出来刚刚看了一服春宫画的小女生可以这么冷静,我走过去坐在她床上,奈奈的身体抖了很大一下,轻轻滴摸摸她的脸。

虽然她装睡装的很像,但是还适喘了起来,我站了起来,发觉奈奈的眼角有眼泪,让我忍不住蹲下去亲她的脸,她的脸好红、好热,但是我赶紧离开了,我担心会发生不好的事。

“谁知到后来还是发生……”

我回到客厅,觉得好累,躺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隔了几天,星期六,绿子要我跟萱带奈奈去游泳。

我带着两姊妹到家里的游泳池教她们,绿子则是在泳池边监督,但她还是换上泳衣,三点试外加她的身材,让我差点喷鼻血,泳池里的男人全看着她,但她一点也不介意,反倒是很认真的监督,让我这老师不敢松懈,也把萱跟奈奈两只旱鸭操个半死。

两个小女生也吃了不少水,到后来因为奈奈的体力比较不好,游到一半差点溺水,绿子才说休息明天在学,萱跟奈奈才回家休息,这时泳池也差不多要休息了(下午到六点,晚上7点继续到十点),原来不知不觉我们游了一下午,但绿子却想游泳,她刚刚完全没碰水,以我在这住了五年,在我的要求下,管理员也就让我继续游噜。

等到泳池没人时,绿子才开始游。

她的泳姿实在是美的没话说,让我觉得她为什么不自己教奈奈会比较好。

看着看着,我的鸡巴忍不住又翘起来了,赶紧跳到水里,想冷却一下,谁知道绿子游了过来,二话不说就往鸡巴抓下去。

“阿阿……痛阿!”我叫到。

“嘿嘿……又在想坏事了喔!”

绿子笑笑的说,手下更是不留情的抓着鸡巴左右上下的动来动去。

“因为阿姨的泳姿太诱人了咩。”

“小色狼。”我的手开始在她的胸部上摸来摸去,一边亲吻着她柔柔的嘴唇,她的手也不停的在上下套弄,我等不及她动情,手伸下去我跟她的泳裤脱了,鸡巴一对准就插。

“哦哦……要死啊……阿姨还没湿耶!”绿子哀叫到。

“没关西拉,这里水多的是。”我把她按到泳池边,采九浅一深的方法先让绿子进入状况,其实不用太久,因为泳池的水帮了忙,绿子两三下就进入了状况内,摇著腰配合著我的动作。

“啊啊啊……哦哦………嗯哼……啊啊……”我的手伸上去玩弄乳房,一面改采大力顶进的方法,把绿子玩的淫声传片整个泳池。

“哦哦哦……啊啊……嗯嗯……哦哦……”我抱着她往旁边慢慢移。

“……!?哦哦……鹰你要干么……嗯哼……嗯嗯嗯……啊啊啊……”

我找到了我要的东西(出水孔),我把绿子的屁屁扒开,把肛门对准,这样一来出水孔的水就往绿子的屁眼贯进。

“啊啊啊……!”绿子穴穴里一阵收缩,阴精喷到了我的龟头上。

“阿嗯……嗯嗯哼……喔喔喔……啊啊啊……”

绿子整个软在我身上,我故意插到花心上去,轻轻滴扭扭屁股,龟头就在穴穴里转阿转的,把绿子弄得痒的跟我求到:“鹰……快插穴,别玩了!”

“插什么?”我装作没听间。

“插爆绿子的穴穴……啊啊啊……”

我不等她说完就已经大力插,绿子也从刚刚的高潮韵味中在次慢慢冲上顶峰。

“啊啊……啊嗯……嗯嗯……喔哦……喔哦哦……嗯哼……啊啊啊……”

“啊啊……哦哦哦……啊啊……啊!”

绿子整个身体抽续著,第二次冲上高潮,而我呢……嘿嘿,没射,我打算……

“绿子……我……我想……”

“嗯……?”绿子有气无力的回我。

“我想玩你的屁眼!”

“这……这……可以是可以,答应阿姨不要太用力,我是第一次玩后花园!”

“我也是,我会很小心的,痛要说喔……”我很高兴绿子愿意跟我玩肛交,但我也不愿意把她玩的半死。

我轻轻滴在绿子耳边说些色情的话,一边亲亲她的耳朵让她放松心情,一边把她的屁股往两边称开,鸡巴微微的砥柱肛门,先轻轻的试插一下。

“啊!”绿子马上叫了一声。

“痛吗?”我赶紧停下。

“不……只是怪怪的。”绿子的脸却骗不了我,一富忍痛的样子让我不忍心马上冲进屁屁里,龟头有一半已经挤进去了,我忍着想大力插的冲动,在绿子身上爱抚。

“嗯嗯……喔……好舒服……鹰,在试试。”我听了,就大力的往直肠插进。

“啊啊……痛阿!”

绿子翻了白眼躺在我身上昏了过去,我只好轻轻滴在她紧到不行的后花园里抽送,一面抚摸她,过了一会,绿子悠悠的醒来。

“鹰……你坏死了,跟你说要清点吗……”

绿子撒娇的说,我见她没事,才放下心中的石头,鸡巴也随之插的更深、更用力。

“哦哦……啊啊啊……好舒服!”绿子很快的进入肛交的快感里。真不敢相信!!

“啊啊啊……嗯嗯……”她抖了一下,大概是泄了,但我还插在肛门里,她已经没力气了,只好轻轻滴抽插,肛门的温度跟凉凉的水成了助性的工具,一冷一下热,大约抽插了百下左右,一股力量冲了上来,我大力的顶进肛门里。

“嗯……啊啊啊……”绿子大叫一声,我的精液也再这时后全射进她的直肠……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