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强暴性虐  »  畢業後強暴老師
畢業後強暴老師

女人邊走邊哼著小曲渾然未覺在數米的背後,一雙禽獸的眼睛滱漓漎漕,屢屣嶂嵷正盯著她彎腰時那滾圓挺翹的臀部。

初秋時節的清晨沒有早起的人,早起的時代已過慵慴態慞,網緄緀綡現在的人們只是在等待一天忙碌的開始。而多數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那個男人速度極快,幾分鐘後就出現在秀珠背後的騎樓下。他看了看女人一眼屢屣嶂嵷,頖頗颱颯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然後輕手輕腳的向秀珠靠近,一雙燃燒著欲火的眼眸已完全成了血紅色韎韶領頖,瘉皸監盡在秀珠那優美的腰臀曲線上游走了片刻,男人又探頭向四周看去。

靜靜的四周,漸漸響起了輕慢的腳步聲,再不下手就有人來了。

男咬了咬牙,忽然了衝了出去,在秀珠沒反應過來之前,他一把捂住了秀珠的嘴,在秀珠驚呼張嘴的瞬間,一粒半透明的綠色藥丸自男人手心射入了秀珠嘴�。

等待了片刻,女人的動作逐漸遲緩下來。

男人知道自己的麻醉藥產生了效果,他嘿嘿一笑,一把挽住秀珠提著籃子的手臂和細腰,在她的無力掙扎中鑽進了小巷內。

「救——」

秀珠掙扎著,但對方的麻醉術卻讓她使不出一絲力氣,反抗中,她的雙手被男人固定在地面,男人從她的裙子撕下一片布,用力塞進她的嘴中。

秀珠絕對沒想過,今天只是早起了些,出門到菜市場買些新鮮的蔬菜,想為自己的丈夫煮幾道小菜,卻在回程的路上遇到這種事。

「美人兒,我早想操你了。還記得幾年前那個常因為成績不好而被你拿熱熔膠抽的男人嗎?他就是我啦,老子今天就是來報仇的,看我不操的你哭爹喊娘。哈哈哈,媽的,等了你半個多月了,終於如願了。」

男人邊淫笑邊罵,用一隻手扣住秀珠的手腕,另一隻手剝開上衣,五指一攏便開始在女人胸部用力的揉搓起來。

「嗚嗚∼」

秀珠兩眼冒火的看著這個男人,心中又驚又怒,這個男人正是半個月前新來的實習老師,平時斯斯文文,極有風度,沒想到是個衣冠禽獸。平常沒有仔細看,可是現在近距離的接觸下,秀珠赫然發現眼前的男人正是自己曾教過的學生。

「臭婊子,我看這些天你男人一直沒操你,是不是他不行啊。媽的,讓你遇到我這樣的大肉棒,真是便宜你了。」

男人哈哈一笑,一把將自己那根早已堅硬挺直的大雞巴掏了出來,這大棒青筋突起,龜頭又紅又亮。

秀珠又羞又怕,掙扎的更加激烈了,但此時全身無力的她哪里的男人的對手,只幾下,全身衣服就被男人撕的粉碎。

秀珠只感覺全身一涼,就變成了赤身裸體的躺在黑色的馬路上,難道真要被這個混蛋姦污了嗎?不,絕不行,秀珠心中大喊,一邊嗚嗚的叫著,一邊奮力反抗。

「動啊,用力啊,啊,對,就這樣,真爽啊。」

男人將大肉棒頂在秀珠小腹,微微?起身來,看著下面這俱美麗的肉體。

此時的秀珠全身赤裸,在秀珠腰間仍有一兩片布片掛著,顯的她的身體更加白晰誘人,細長的雙腿在地上徒勞的踢來踢去,一對肥美的乳房因?身體的移動而不停的顫抖呢,小小的嘴�塞滿了布片,眼中的神色就是羞怒驚懼,男人看了一眼,大肉棒又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

男人一手抓著秀珠的手,另一支手在秀珠白嫩豐滿的大乳房上揉搓著,嘴裡不停的嘀咕著,「你媽的賤貨,奶子可真大,真軟啊,啊,好爽,等會老子一定用這對寶貝揉揉大吊,媽的,硬了吧,哈哈,我就知道你是個賤貨,看上去聖潔無比,其實早想被男人操了。」

男人一邊羞辱著秀珠,一邊伏下手去,用嘴吸她的那對乳房,那只手從秀珠的小腹滑過,一下就摸到了她兩腿前間的細長陰毛。

「嗚∼」

秀珠掙扎著,眼睛驚恐的睜著,屁股更是不停的扭動,但她又怎?能擺脫男人的魔掌?男人在秀珠陰毛上搓了搓,就一手將她的整個陰部掩了起來,在上面用力的揉了起來。

「嘖嘖,好香,老師,你真是騷啊,你看,你的奶子都有水了。」

秀珠雖然生育已有五年了,但奶水還沒斷,這會被男人吸出水來,她真是又羞又氣,但同時,胸前和陰部卻又被男人摸的很舒服,秀珠只感覺乳房不由自主的開始腫漲,乳著也變硬了,全身發熱之餘,陰道�更是越來越癢,再加上掙了半天她也沒了力氣,所以動作越來越小。

「爽吧,老師,你老公吃過你奶子嗎?真香啊,不過,還是沒老子的精液香,哈哈,我喝你的奶,你喝我的精液,咱算是誰也沒吃虧。」

男人說著,在秀珠胸前用力吸了一陣,聽著身下女人嗯嗯的喘息聲,他嘿嘿一笑,一把扯去秀珠嘴�的布,含著一口濃白的奶水向秀珠嘴上親去。

秀珠只搖了兩下頭,就被一下親住了,她只感覺男人將自己的奶水吐進了自己嘴�,雙目中兩行清淚盈眶而出。

「嗚∼嗚∼不要∼嗚∼」

男人看到這個強悍的女人終於流眼淚了,心裡更加興奮,張開大嘴在秀珠唇上用力吸了起來,雖然過了一會秀珠已經不自覺的張開了小嘴,但男人卻一直不敢將舌頭伸進去,誰知這女人是真是假,萬一被咬一口可就壞了。

「媽的,我先給你擦擦油,讓你嘗嘗老子的挖洞絕技。」

男人用手指著秀珠的兩片陰唇分開,大拇指按在秀珠的陰蒂上,食指和中指一下就插進了秀珠的陰道。

「哦,�面真熱啊,啊,肉又緊又軟,等會操的時候一定很爽。」

男人又摳又插,拇指每在陰蒂上揉一下,秀珠就全身像觸電似的一抖,微皺著眉頭,小嘴更是半張著發出嘶嘶的吸氣聲。

感覺著秀珠陰道裡漸漸濕了起來,男人再也忍不住了,他一隻胳膊壓在女人胸前,然後一抱抱起女人右腿,大肉棒在秀珠的腿間頂了幾下,終於找到了那細細的裂縫。

「浪貨,你洞裡有水了,我要操進去了。」

「嗚∼不要,你這個禽獸,我一定會殺了你的,你快拔出來,哎呀,不要進去啊…」

秀珠感覺著又圓又熱的龜頭一頭頭的頂開自己的裂縫,然後擠開兩邊緊湊的嫩肉,一點點的插了進去。

「老師啊,你真緊啊,你老公沒操過你幾次吧,還是他太小了?哦,好緊,我插!」

男人大吼一聲,腰身一挺,大肉棒破開層層嫩肉,一下就插了進去。

「啊!嗚……不要…啊…混蛋…快拔出來…哦…太大了…痛啊…」

由於秀珠的小穴本來就緊,洞裡水還不多,男人的肉棒又太大,所以每次肉棒插入時,她都感覺一陣陣火辣辣的又麻又痛,之前湧起的一絲快感,又飛快消去。

秀珠被男人按著胸脯,幾次想起來都沒成功,只好一個個晃著腦袋,一頭長髮甩來甩去,打在地上發出嘶啦嘶啦的聲音。

這樣插了幾十下後,男人終於感覺秀珠的逼裡水多了起來,他飛快的抱起秀珠的另一條腿,將她身體對折,秀珠的屁股被掀的微微向上翹起,「哦,賤貨,裡面癢吧,老子幫你止癢,我插死你,操,我操,真他媽的緊啊。」

兩手恢復了自由,但秀珠的全身力氣已經被小穴裡的那根又粗又硬的大肉棒吸幹了,她雙手就這樣軟搭搭的放到頭上,小手抵著頭頂的一面牆壁,大肉棒每插她一下,她的小手就不自覺的用力一頂那面牆。

「哦…爽吧……哈哈哈,你裡面水還真多啊…是不是有癢又麻?爽不爽?媽的,看老子怎?操死你,賤貨,欠操的賤婊子……」

男人屁股高高?起,又猛然落下,有時大肉棒直接就抽了出來,然後卻準確的撞進秀珠那漸漸淫水泛濫的騷穴。

「撲哧撲哧——」

大肉棒插進逼�的聲音一聲緊似一聲的響起,老二的大腿撞著秀珠的屁股發出啪啪的響聲,那對雪白的乳房更是劇烈的晃蕩著,抖出一疊疊的乳浪,但秀珠自己卻咬著牙,緊緊閉著眼睛,只是鼻子�不時發出嗯嗯的喘息聲。

「啊,好緊,老師啊,真是太爽了啊,裡面真熱真緊,媽的,你叫啊,你媽的有種就別出聲!」

看著秀珠強自忍耐的樣子,男人惡狠狠的罵著,心中卻一陣快意,底下也抽插的更快了。

大肉棒一下下打樁似的搗進秀珠的陰道深處,秀珠只感覺那肉棒充滿了自己整個身體,每次那龜頭撞上她花心的時候,她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

秀珠只感覺那粗壯的肉棒貪婪而心急地往她的陰道深處不斷前進,她不由自主的發出「嗚……」的一聲浪叫,純淨豔麗的臉龐上現出一片醉人的酡紅,只見她媚眼如絲,嫩紅誘人的雙唇半張著,呼吸急促地嬌喘起來……這個男人的肉棒真是太粗了,比老公也長了很多,又硬又有勁,啊,真的很舒服啊,又麻又癢,我真想叫出來。

不,不行,他是禽獸,他在強姦我,我絕對不能叫。

秀珠頭腦一陣發暈,那根肉棒每頂入一下,就讓她的理智薄弱幾分,秀珠只能緊緊的咬著牙關,她擔心自己一張開口來,就會忍不會叫出聲來。

「媽的,你還真能忍啊,看老子怎?操死你,臭婊子,我叫你不出聲,我叫你不叫,我操你死,我插到底,我頂,操,我操…」

男人發狠似的一下下重重插入,每一次都頂在女人的花心上,粗壯的棒身帶出一團團嫩肉,秀珠的淫水一會兒就流了一地。

「啊——輕點——啊——」

被男人一番急攻,秀珠終於再也忍不住了,身體裡的快感像火一樣炙燒著她,「啊……嗯……嗯……啊……好大…頂到裡面了…你輕點…啊…太重了……啊嗯…」

「會叫了吧?媽的,老子就不信操不出水來。哈哈,婊子,叫老公,快叫,不叫我就操死你。」

男人插入時腰身用力一扭,大肉棒就在秀珠的小穴裡猛力的攪動起來。

秀珠只感覺那個大傢夥馬上就要把自己的屁股穿透了,那肉棒又硬又燙,一攪一動的像是要把自己的下身撕開一樣,同時一股強烈的快感直沖腦際,她只感覺兩眼一花,禁不自禁的抖著屁股,大叫道,「噢!好大……啊!……噢,老公……你的東西好大呀!……怎?變的那?大啊…啊…老公…哦、噢……啊啊……怎?這?粗啊!插的我好舒服啊…噢……嗯…哎呀……」

「媽的,你真會叫,你他媽真以?是你老公呢?媽的,賤婊子,叫我老公,快叫,不叫我馬上抽出來,我讓你自己用手指摳,我看你個婊子叫不叫?快叫,叫我的名字,快,媽的,操,我用力操……」

男人將秀珠的兩條腿壓到女人的頭側,使秀珠的穴口正好對著上面,自己的大肉棒一下下直接撞入,每撞一下,秀珠的身子都向上一聳,雪白的乳房高高聳起,一晃一晃的。

秀珠睜開眼看了男人一眼,臉上一紅,連忙又合了起來,男人嘿嘿一笑,大肉棒又在�面搖了起來。

「嘶……啊…老公…親老公……哦…啊……好大啊……,插死我,操穿我吧……讓我飛起來吧…啊……你又撞到我花心了…啊…頂到我心�去了…」

秀珠放棄了所有自尊,伸手抱住男人的後背,張著嘴,忘情淫蕩的叫著,一邊甩著自己那頭長髮,幾縷發絲被汗液粘住,貼在臉上唇邊。

「哦,好淫婦,果然是個臭婊子,哈哈哈,快,你自己抱著腿,老子想摸你的大奶子。」

「啊…嗯…不要……我…我沒力氣了…啊…又頂到了……哦…操死我了…」

秀珠還是不敢睜眼,她睫毛抖著,臉上的表情又似痛苦又似快樂,時不時伸出舌頭來舔舔嘴唇。

「你個賤貨,快抱住雙腿,否則老子奸了你後,再把你老公殺了。聽說你還有了五歲大的女兒吧,那?小的丫頭,陰道肯定也很小,不知能不能經的住我一插。」

男人說著,鬆開秀珠的雙腿,開始在她一對挺漲的乳房上揉動起來。

「你…你這禽獸,啊……哦…你……不許傷害…我…啊…女兒……」

秀珠瞟了男人一眼,乖乖的將自己的兩條長腿抱了起來。

「啊,真是太緊了,阿珠老師,我比你老公怎?樣?快說?誰操你更爽?哈哈,你個賤貨,你逼�淫水可真多啊。快回答我,到底誰的肉棒更厲害?說啊……。」

男人笑著,挺動的動作更用力更快起來。

秀珠用一雙空洞的眼睛看了男人一眼,臉上肌肉突然一緊,屁股大力向上挺起,忽然哭叫起來,「啊,嗯,唔…我來了…老公,你好棒啊…啊…我尿了……」

她的手臂猛然放開雙腿,反手貼緊地面,落地的兩隻腳用力的蹬著地面,整個人胸脯緊緊貼在男人身上,全身劇烈的顫動起來。

男人隻感覺秀珠小穴�肉一緊,一股吸力傳來,在一汪陰液澆上龜頭的?那,也忍不住腰身一麻,連忙用力將龜頭頂在秀珠的花心,一股陽精也射了出來。

「啊——噢——來了——」

「哦——嗯——噢——要死了——小穴被操爛了——哎——呼呼——」

秀珠高潮時那瘋狂的樣子讓正在射精的男人心中一顫,只感覺腦門一暈,小腹處又一股精液以更強的力量噴射而出。

媽的,這個臭婊子,可真淫賤,把老子的備貨也用了。

抱緊女人強烈痙攣後猛然後下癱軟的胴體,男人大力捏著秀珠的乳房,享受著逼洞�面那肉壁收縮時帶來的快感。

秀珠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像泥一樣軟在,淚水汗水在臉上留下一條條痕?,屁股下更是濕了一大片,一絲絲粘粘的淫液從仍是插著大吊的逼縫�緩緩流了出來,帶出一縷光亮的銀色,慢慢的垂落地面。

女人邊走邊哼著小曲渾然未覺在數米的背後,一雙禽獸的眼睛滱漓漎漕,屢屣嶂嵷正盯著她彎腰時那滾圓挺翹的臀部。

初秋時節的清晨沒有早起的人,早起的時代已過慵慴態慞,網緄緀綡現在的人們只是在等待一天忙碌的開始。而多數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那個男人速度極快,幾分鐘後就出現在秀珠背後的騎樓下。他看了看女人一眼屢屣嶂嵷,頖頗颱颯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然後輕手輕腳的向秀珠靠近,一雙燃燒著欲火的眼眸已完全成了血紅色韎韶領頖,瘉皸監盡在秀珠那優美的腰臀曲線上游走了片刻,男人又探頭向四周看去。

靜靜的四周,漸漸響起了輕慢的腳步聲,再不下手就有人來了。

男咬了咬牙,忽然了衝了出去,在秀珠沒反應過來之前,他一把捂住了秀珠的嘴,在秀珠驚呼張嘴的瞬間,一粒半透明的綠色藥丸自男人手心射入了秀珠嘴�。

等待了片刻,女人的動作逐漸遲緩下來。

男人知道自己的麻醉藥產生了效果,他嘿嘿一笑,一把挽住秀珠提著籃子的手臂和細腰,在她的無力掙扎中鑽進了小巷內。

「救——」

秀珠掙扎著,但對方的麻醉術卻讓她使不出一絲力氣,反抗中,她的雙手被男人固定在地面,男人從她的裙子撕下一片布,用力塞進她的嘴中。

秀珠絕對沒想過,今天只是早起了些,出門到菜市場買些新鮮的蔬菜,想為自己的丈夫煮幾道小菜,卻在回程的路上遇到這種事。

「美人兒,我早想操你了。還記得幾年前那個常因為成績不好而被你拿熱熔膠抽的男人嗎?他就是我啦,老子今天就是來報仇的,看我不操的你哭爹喊娘。哈哈哈,媽的,等了你半個多月了,終於如願了。」

男人邊淫笑邊罵,用一隻手扣住秀珠的手腕,另一隻手剝開上衣,五指一攏便開始在女人胸部用力的揉搓起來。

「嗚嗚∼」

秀珠兩眼冒火的看著這個男人,心中又驚又怒,這個男人正是半個月前新來的實習老師,平時斯斯文文,極有風度,沒想到是個衣冠禽獸。平常沒有仔細看,可是現在近距離的接觸下,秀珠赫然發現眼前的男人正是自己曾教過的學生。

「臭婊子,我看這些天你男人一直沒操你,是不是他不行啊。媽的,讓你遇到我這樣的大肉棒,真是便宜你了。」

男人哈哈一笑,一把將自己那根早已堅硬挺直的大雞巴掏了出來,這大棒青筋突起,龜頭又紅又亮。

秀珠又羞又怕,掙扎的更加激烈了,但此時全身無力的她哪里的男人的對手,只幾下,全身衣服就被男人撕的粉碎。

秀珠只感覺全身一涼,就變成了赤身裸體的躺在黑色的馬路上,難道真要被這個混蛋姦污了嗎?不,絕不行,秀珠心中大喊,一邊嗚嗚的叫著,一邊奮力反抗。

「動啊,用力啊,啊,對,就這樣,真爽啊。」

男人將大肉棒頂在秀珠小腹,微微?起身來,看著下面這俱美麗的肉體。

此時的秀珠全身赤裸,在秀珠腰間仍有一兩片布片掛著,顯的她的身體更加白晰誘人,細長的雙腿在地上徒勞的踢來踢去,一對肥美的乳房因?身體的移動而不停的顫抖呢,小小的嘴�塞滿了布片,眼中的神色就是羞怒驚懼,男人看了一眼,大肉棒又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

男人一手抓著秀珠的手,另一支手在秀珠白嫩豐滿的大乳房上揉搓著,嘴裡不停的嘀咕著,「你媽的賤貨,奶子可真大,真軟啊,啊,好爽,等會老子一定用這對寶貝揉揉大吊,媽的,硬了吧,哈哈,我就知道你是個賤貨,看上去聖潔無比,其實早想被男人操了。」

男人一邊羞辱著秀珠,一邊伏下手去,用嘴吸她的那對乳房,那只手從秀珠的小腹滑過,一下就摸到了她兩腿前間的細長陰毛。

「嗚∼」

秀珠掙扎著,眼睛驚恐的睜著,屁股更是不停的扭動,但她又怎?能擺脫男人的魔掌?男人在秀珠陰毛上搓了搓,就一手將她的整個陰部掩了起來,在上面用力的揉了起來。

「嘖嘖,好香,老師,你真是騷啊,你看,你的奶子都有水了。」

秀珠雖然生育已有五年了,但奶水還沒斷,這會被男人吸出水來,她真是又羞又氣,但同時,胸前和陰部卻又被男人摸的很舒服,秀珠只感覺乳房不由自主的開始腫漲,乳著也變硬了,全身發熱之餘,陰道�更是越來越癢,再加上掙了半天她也沒了力氣,所以動作越來越小。

「爽吧,老師,你老公吃過你奶子嗎?真香啊,不過,還是沒老子的精液香,哈哈,我喝你的奶,你喝我的精液,咱算是誰也沒吃虧。」

男人說著,在秀珠胸前用力吸了一陣,聽著身下女人嗯嗯的喘息聲,他嘿嘿一笑,一把扯去秀珠嘴�的布,含著一口濃白的奶水向秀珠嘴上親去。

秀珠只搖了兩下頭,就被一下親住了,她只感覺男人將自己的奶水吐進了自己嘴�,雙目中兩行清淚盈眶而出。

「嗚∼嗚∼不要∼嗚∼」

男人看到這個強悍的女人終於流眼淚了,心裡更加興奮,張開大嘴在秀珠唇上用力吸了起來,雖然過了一會秀珠已經不自覺的張開了小嘴,但男人卻一直不敢將舌頭伸進去,誰知這女人是真是假,萬一被咬一口可就壞了。

「媽的,我先給你擦擦油,讓你嘗嘗老子的挖洞絕技。」

男人用手指著秀珠的兩片陰唇分開,大拇指按在秀珠的陰蒂上,食指和中指一下就插進了秀珠的陰道。

「哦,�面真熱啊,啊,肉又緊又軟,等會操的時候一定很爽。」

男人又摳又插,拇指每在陰蒂上揉一下,秀珠就全身像觸電似的一抖,微皺著眉頭,小嘴更是半張著發出嘶嘶的吸氣聲。

感覺著秀珠陰道裡漸漸濕了起來,男人再也忍不住了,他一隻胳膊壓在女人胸前,然後一抱抱起女人右腿,大肉棒在秀珠的腿間頂了幾下,終於找到了那細細的裂縫。

「浪貨,你洞裡有水了,我要操進去了。」

「嗚∼不要,你這個禽獸,我一定會殺了你的,你快拔出來,哎呀,不要進去啊…」

秀珠感覺著又圓又熱的龜頭一頭頭的頂開自己的裂縫,然後擠開兩邊緊湊的嫩肉,一點點的插了進去。

「老師啊,你真緊啊,你老公沒操過你幾次吧,還是他太小了?哦,好緊,我插!」

男人大吼一聲,腰身一挺,大肉棒破開層層嫩肉,一下就插了進去。

「啊!嗚……不要…啊…混蛋…快拔出來…哦…太大了…痛啊…」

由於秀珠的小穴本來就緊,洞裡水還不多,男人的肉棒又太大,所以每次肉棒插入時,她都感覺一陣陣火辣辣的又麻又痛,之前湧起的一絲快感,又飛快消去。

秀珠被男人按著胸脯,幾次想起來都沒成功,只好一個個晃著腦袋,一頭長髮甩來甩去,打在地上發出嘶啦嘶啦的聲音。

這樣插了幾十下後,男人終於感覺秀珠的逼裡水多了起來,他飛快的抱起秀珠的另一條腿,將她身體對折,秀珠的屁股被掀的微微向上翹起,「哦,賤貨,裡面癢吧,老子幫你止癢,我插死你,操,我操,真他媽的緊啊。」

兩手恢復了自由,但秀珠的全身力氣已經被小穴裡的那根又粗又硬的大肉棒吸幹了,她雙手就這樣軟搭搭的放到頭上,小手抵著頭頂的一面牆壁,大肉棒每插她一下,她的小手就不自覺的用力一頂那面牆。

「哦…爽吧……哈哈哈,你裡面水還真多啊…是不是有癢又麻?爽不爽?媽的,看老子怎?操死你,賤貨,欠操的賤婊子……」

男人屁股高高?起,又猛然落下,有時大肉棒直接就抽了出來,然後卻準確的撞進秀珠那漸漸淫水泛濫的騷穴。

「撲哧撲哧——」

大肉棒插進逼�的聲音一聲緊似一聲的響起,老二的大腿撞著秀珠的屁股發出啪啪的響聲,那對雪白的乳房更是劇烈的晃蕩著,抖出一疊疊的乳浪,但秀珠自己卻咬著牙,緊緊閉著眼睛,只是鼻子�不時發出嗯嗯的喘息聲。

「啊,好緊,老師啊,真是太爽了啊,裡面真熱真緊,媽的,你叫啊,你媽的有種就別出聲!」

看著秀珠強自忍耐的樣子,男人惡狠狠的罵著,心中卻一陣快意,底下也抽插的更快了。

大肉棒一下下打樁似的搗進秀珠的陰道深處,秀珠只感覺那肉棒充滿了自己整個身體,每次那龜頭撞上她花心的時候,她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

秀珠只感覺那粗壯的肉棒貪婪而心急地往她的陰道深處不斷前進,她不由自主的發出「嗚……」的一聲浪叫,純淨豔麗的臉龐上現出一片醉人的酡紅,只見她媚眼如絲,嫩紅誘人的雙唇半張著,呼吸急促地嬌喘起來……這個男人的肉棒真是太粗了,比老公也長了很多,又硬又有勁,啊,真的很舒服啊,又麻又癢,我真想叫出來。

不,不行,他是禽獸,他在強姦我,我絕對不能叫。

秀珠頭腦一陣發暈,那根肉棒每頂入一下,就讓她的理智薄弱幾分,秀珠只能緊緊的咬著牙關,她擔心自己一張開口來,就會忍不會叫出聲來。

「媽的,你還真能忍啊,看老子怎?操死你,臭婊子,我叫你不出聲,我叫你不叫,我操你死,我插到底,我頂,操,我操…」

男人發狠似的一下下重重插入,每一次都頂在女人的花心上,粗壯的棒身帶出一團團嫩肉,秀珠的淫水一會兒就流了一地。

「啊——輕點——啊——」

被男人一番急攻,秀珠終於再也忍不住了,身體裡的快感像火一樣炙燒著她,「啊……嗯……嗯……啊……好大…頂到裡面了…你輕點…啊…太重了……啊嗯…」

「會叫了吧?媽的,老子就不信操不出水來。哈哈,婊子,叫老公,快叫,不叫我就操死你。」

男人插入時腰身用力一扭,大肉棒就在秀珠的小穴裡猛力的攪動起來。

秀珠只感覺那個大傢夥馬上就要把自己的屁股穿透了,那肉棒又硬又燙,一攪一動的像是要把自己的下身撕開一樣,同時一股強烈的快感直沖腦際,她只感覺兩眼一花,禁不自禁的抖著屁股,大叫道,「噢!好大……啊!……噢,老公……你的東西好大呀!……怎?變的那?大啊…啊…老公…哦、噢……啊啊……怎?這?粗啊!插的我好舒服啊…噢……嗯…哎呀……」

「媽的,你真會叫,你他媽真以?是你老公呢?媽的,賤婊子,叫我老公,快叫,不叫我馬上抽出來,我讓你自己用手指摳,我看你個婊子叫不叫?快叫,叫我的名字,快,媽的,操,我用力操……」

男人將秀珠的兩條腿壓到女人的頭側,使秀珠的穴口正好對著上面,自己的大肉棒一下下直接撞入,每撞一下,秀珠的身子都向上一聳,雪白的乳房高高聳起,一晃一晃的。

秀珠睜開眼看了男人一眼,臉上一紅,連忙又合了起來,男人嘿嘿一笑,大肉棒又在�面搖了起來。

「嘶……啊…老公…親老公……哦…啊……好大啊……,插死我,操穿我吧……讓我飛起來吧…啊……你又撞到我花心了…啊…頂到我心�去了…」

秀珠放棄了所有自尊,伸手抱住男人的後背,張著嘴,忘情淫蕩的叫著,一邊甩著自己那頭長髮,幾縷發絲被汗液粘住,貼在臉上唇邊。

「哦,好淫婦,果然是個臭婊子,哈哈哈,快,你自己抱著腿,老子想摸你的大奶子。」

「啊…嗯…不要……我…我沒力氣了…啊…又頂到了……哦…操死我了…」

秀珠還是不敢睜眼,她睫毛抖著,臉上的表情又似痛苦又似快樂,時不時伸出舌頭來舔舔嘴唇。

「你個賤貨,快抱住雙腿,否則老子奸了你後,再把你老公殺了。聽說你還有了五歲大的女兒吧,那?小的丫頭,陰道肯定也很小,不知能不能經的住我一插。」

男人說著,鬆開秀珠的雙腿,開始在她一對挺漲的乳房上揉動起來。

「你…你這禽獸,啊……哦…你……不許傷害…我…啊…女兒……」

秀珠瞟了男人一眼,乖乖的將自己的兩條長腿抱了起來。

「啊,真是太緊了,阿珠老師,我比你老公怎?樣?快說?誰操你更爽?哈哈,你個賤貨,你逼�淫水可真多啊。快回答我,到底誰的肉棒更厲害?說啊……。」

男人笑著,挺動的動作更用力更快起來。

秀珠用一雙空洞的眼睛看了男人一眼,臉上肌肉突然一緊,屁股大力向上挺起,忽然哭叫起來,「啊,嗯,唔…我來了…老公,你好棒啊…啊…我尿了……」

她的手臂猛然放開雙腿,反手貼緊地面,落地的兩隻腳用力的蹬著地面,整個人胸脯緊緊貼在男人身上,全身劇烈的顫動起來。

男人隻感覺秀珠小穴�肉一緊,一股吸力傳來,在一汪陰液澆上龜頭的?那,也忍不住腰身一麻,連忙用力將龜頭頂在秀珠的花心,一股陽精也射了出來。

「啊——噢——來了——」

「哦——嗯——噢——要死了——小穴被操爛了——哎——呼呼——」

秀珠高潮時那瘋狂的樣子讓正在射精的男人心中一顫,只感覺腦門一暈,小腹處又一股精液以更強的力量噴射而出。

媽的,這個臭婊子,可真淫賤,把老子的備貨也用了。

抱緊女人強烈痙攣後猛然後下癱軟的胴體,男人大力捏著秀珠的乳房,享受著逼洞�面那肉壁收縮時帶來的快感。

秀珠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像泥一樣軟在,淚水汗水在臉上留下一條條痕?,屁股下更是濕了一大片,一絲絲粘粘的淫液從仍是插著大吊的逼縫�緩緩流了出來,帶出一縷光亮的銀色,慢慢的垂落地面。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